令人嫉妒的“AI军火商” 英伟达豪掷百亿“狙击”OpenAI

1.jpeg

英伟达采取三种方式来投资和推动其生态系统的加速计算变革。

  在由ChatGPT引发的人工智能热潮中,科技行业的AI竞赛愈发激烈,从行业巨头到新兴初创公司都在积极参与。在这场AI领域的“淘金热”中,英伟达以其高性能的AI芯片成为了市场上的显著赢家。华尔街分析师们甚至将英伟达誉为“AI竞赛中唯一的军火商”。

  英伟达的强劲收入和市场潜力在资本市场上引起了巨大反响,使其股价和市值在二级市场上实现了显著增长。6月中旬,英伟达的市值一度达到了3.34万亿美元,超过了科技巨头微软和苹果公司,使其短暂地成为了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尽管之后股价有所回落,但英伟达市值的增长速度仍然令人瞩目。

  数据显示,英伟达市值从2万亿美元增长到3万亿美元仅用了96天(日历日),这一速度远超微软的945天和苹果的1044天。此外,英伟达市值从1万亿美元增长到2万亿美元所用的时间仅为9个多月,这在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速度。

  凭借芯片在AI热潮中大赚的英伟达,不仅在自身业务上取得了显著成就,还在积极拓展其在AI领域的投资版图。据专注于风险投资追踪的Dealroom数据,2023年英伟达参与的投资交易数量达到了35笔,这一数字是前一年参与交易数量的近六倍。英伟达的投资活跃度甚至超越了红杉资本等知名的大型风险投资机构,成为AI领域最活跃的投资者之一。

  令人嫉妒的“AI军火商”

  1993年创立的英伟达(NVIDIA),名字来源于罗马神话中的“Invidia”,这个词在拉丁语中意味着“嫉妒”或“羡慕”。如今,英伟达以其卓越的业绩和在股市上的出色表现,确实成为了一个令人羡慕的巨头。

  在英伟达2025财年第一财季度(截至2024年4月28日)财报中,该公司交上一份大超市场预期的业绩,2025财年第一财季,英伟达营收为260.44亿美元,同比增长262.12%;净利润为148.81亿美元,同比增长628%;毛利率78.4%,同比增长13.8%,再创新高。

  对于第二财季展望,英伟达预计收入将达到 280 亿美元,上下浮动 2%,高于分析师此前预期的268亿美元。

  这份好于预期的财报发布后,英伟达一度涨超9%,股价首次突破1000美元,涨势持续四个交易日。而后,英伟达市值紧咬苹果公司,看涨期权也一度被疯狂爆炒超4000%。直到6月18日美股收盘,英伟达市值达到3.34万亿美元,超越微软,当日成为全球最高市值股票。

  英伟达的业绩暴涨,得益于生成式人工智能(AI),特别是大模型对算力的极大需求。

  海通证券的分析指出,以OpenAI的GPT-3模型为例,其训练一次所需的算力高达3640 PFlops-day,这涉及到了使用1024块NVIDIA A100 GPU进行长达34天的训练。而预计GPT-4的参数量将是GPT-3的500倍,预计需要2万至3万张A100 GPU,并且训练时间可能持续一个月左右。

  GPU作为提供算力的工具,在AI技术发展和应用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其价值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可以与黄金媲美,几乎成为了一种“科技硬通货”。

  对GPU的高需求,也推动了英伟达数据中心业务的增长。2025财年第一财季度,数据中心是英伟达营收第一大功臣,该业务营收226亿美元,同比增长427%,占营收比重87%。英伟达CFO科莱特·克雷斯(Colette Kress)表示,一季度数据中心业务的增长源自于Hopper架构GPU出货量的增加。

  更多玩家在等待着英伟达的芯片。6月初,埃隆·马斯克在社交平台回复一则投票时透露,其创办的大模型公司xAI接下来的重要一步可能是,明年夏天拥有约30万台配备CX8网络的B200芯片。B200是英伟达在今年3月份发布的第一款Blackwell芯片,宣称是目前“全球最强大的芯片“。此前,黄仁勋称,B200已经开始投产。按照3月透露的信息,B200 GPU的价格可能在3万美元至4万美元之间。

  科莱特·克雷斯另表示,Blackwell芯片的供不应求的状况可能会持续到明年。这一预测反映了市场对高性能GPU的持续高需求。

  AI技术的繁荣为英伟达带来了丰厚的回报,GPU的市场前景也十分广阔。手握“硬通货”,账上有钱的英伟达频繁出手投资AI独角兽,以进一步扩大其在AI生态系统中的影响力。

  AI活跃投手

  2023年12月,英伟达发布新闻稿《与创新者并肩前行,NVIDIA通过投资加速AI变革》,其中提到,“NVIDIA 的投资速度随着AI和加速计算领域创新步伐在加快”“当前正是利用NVIDIA的技术来支持企业发展的大好时机”。

  英伟达采取三种方式来投资和推动其生态系统的加速计算变革。

  NVIDIA企业投资,该部门专注于战略合作。这些合作不仅促进了联合创新,强化了 NVIDIA平台,还拓展了企业生态。投资组合包括新一代的企业解决方案、消费服务领域,还延伸到了自主机器领域。

  风险投资部门NVentures投资,为与NVIDIA业务密切相关的创新者提供支持。NVentures的目标是为各行各业中使用NVIDIA平台的公司提供资金支持,从而助力其获得丰厚的经济回报,NVentures已在医疗、制造业等其他关键垂直领域的企业中,进行了多项投资。

  NVIDIA初创加速计划为初创公司提供支持,还通过VC Alliance与风险投资人合作。

  通过这些投资方式,英伟达对外投资次数持续增加,不断扩大生态版图。根据追踪风险投资的Dealroom估算,英伟达在2023年参与了35笔交易,数量几乎是上年的六倍。

  英伟达的投资布局几乎覆盖了AI产业链的每一个环节,从直接研发大模型的公司,到提供云计算、AI软件服务的公司,再到与各行业(医疗、制造业等)结合的垂直应用。

  在大模型领域,英伟达较为知名的投资是在2023年6月,参与了两家大模型AI独角兽的融资,分别为人工智能初创企业Inflection、类ChatGPT聊天机器人的加拿大AI公司Cohere,这两家公司都在大模型技术的研发上展现出了巨大的潜力和创新能力。

  Inflection AI成立于2022年,是一家非常年轻的公司,拥有AI聊天机器人Pi。此前,Inflection AI宣布,与英伟达合作打造全球最大的AI集群之一,其中包含 22.000 个英伟达 H100 Tensor Core GPU,有望在全球超级计算机排名中占据显著位置。

  Cohere的核心业务与OpenAI类似,都是开发LLM(大语言模型),因此Cohere也常被当作OpenAI的竞争对手。但与OpenAI的“ChatGPT“不同,Cohere平台侧重于To B领域,为企业提供量身定制的LLM,比如聊天机器人、智能客服。通过Cohere生产的AI工具,企业能够通过创建应用程序来更好地完成搜索、归纳总结等工作任务。

  在AI基础设施方面,英伟达投资了云服务提供商CoreWeave。CoreWeave有着“算力黄牛“之称,最初是一家以太坊挖矿企业,后转型为服务通用云计算平台的公司,手中掌握了成千上万块英伟达H100.它的业务模式是基础设施即服务,按小时出租GPU,客户只需要按使用时间和计算资源量来支付费用。

  CoreWeave在接受了英伟达的投资之后,成为了英伟达的直系云算力供应商。业界有观点认为,英伟达此举是为了在云计算市场中制衡其他巨头,因为AI算力平台作为直接面向企业消费者的算力经销商,对于英伟达来说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如果英伟达未能培养一个完全忠于自己的云计算平台,未来可能会面临被其他云计算平台在销售渠道上制约的风险。通过投资CoreWeave,英伟达不仅确保了自己在云计算市场中的竞争力,也为自己在AI算力供应方面提供了一个可靠的合作伙伴。

  在AI应用层面,英伟达则在医疗AI项目上多次出手。黄仁勋曾表示,“人人都必须学会计算机的时代过去了,人类生物学才是未来。”

  不久前,人工智能药物研发公司Iambic Therapeutics宣布完成B轮融资的5000万美元超额认购。这次认购使得该公司的B轮融资达到了1.5亿美元,融资总额也累积到了2亿美元,此次B轮融资中就有英伟达参与投资。Iambic打造了一个名为Insight的结合人工智能和物理学的研发平台,以用于创建更可靠、更准确的模型,以更深入地探索化学领域。该融资用于新融资的这笔资金将用于进一步扩大其 AI 发现的临床肿瘤学项目管线。

  英伟达正在医疗健康行业编织一张庞大的网络,通过一系列相关投资,在逐步打造一个强大和稳固的AI产业联盟,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

  英伟达的隐忧

  作为人工智能浪潮中的主要受益者,英伟达的股价已经取得了显著的上涨。尽管英伟达目前似乎风光无限,但面对市场的不确定性和潜在风险,一个关键的问题浮现出来:英伟达的股价上涨能持续多久?坐上“全球第一股”的位置仅一天,英伟达的股价就出现波动,股价连续下跌,市值回落至全球第三,排在微软、苹果公司之后。

  此外,英伟达CEO黄仁勋及其他高管的减持行为,也引起了市场的广泛关注。根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披露的信息,在当地时间6月13日、6月14日、6月17日、6月18日、6月20日及6月21日,黄仁勋已分别出售12万股英伟达的股票,套现总金额近95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6.9亿元。英伟达部分高管也在减持套现。

  对于英伟达股价未来的走势,目前市场观点不一。有分析师给出了更高的预期,罗森布拉特证券公司的分析师Hans Mosesmann曾表示,英伟达将延续涨势,在未来一年其市值可高达近5万亿美元,而且Mosesmann将英伟达的目标价从140美元大幅上调至200美元。

  Seligman Investments基金经理Paul Wick则指出,英伟达60%到70%的收入来自其10大客户,这使得英伟达本质上比微软或谷歌风险大得多。“微软或谷歌的客户集中度非常低,客户数以千计。”

  进一步看英伟达的客户构成,大型云服务提供商是其GPU产品最为重要的客户群体,例如亚马逊云科技AWS、微软Azure、谷歌云和甲骨文云。这些“大客户”占英伟达2025财年第一财季度,数据中心销售额的40%。

  市场对英伟达的担忧之一是其收入依赖少数大客户,而一旦科技公司芯片带来的业绩不如预期,英伟达的业绩很可能会受到冲击。此前已有媒体指出,亚马逊的AWS、谷歌的Google Cloud等一些大型云服务提供商为了减少对英伟达芯片的依赖,正致力于开发自己的芯片。

  面对这种担忧,黄仁勋提出了“主权AI”的概念作为应对。今年2月,在迪拜的“世界政府峰会”上,黄仁勋强调了主权AI对于世界领导人的巨大机遇。主权AI强调了一个国家对其数据及其产生的见解应该拥有所有权。黄仁勋呼吁不要觉得AI非常“神秘”。AI具有前所未有的能力,能够接收到普通人的指令,这使得各个国家采用AI并将其融入当地语言和专业知识变得至关重要。

  据华尔街日报,全球各国政府都在迅速加入投钱给人工智能领域的热潮之中。亚洲、中东、欧洲和美洲国家正向本国用于AI新计算设施投入数十亿美元的资金,这为英伟达和其他技术公司开辟了促进销售快速增长的渠道。在以AI为中心的世界里,一些国家试图保护自己的本土文化和国家安全,因为它们感到之前自己在手机和云计算革命中一直只是陪跑者。

  如果英伟达能够在未来成功地将其产品和技术销售给各国政府,这将为公司开辟一个新的收入来源,可能会成为其增长故事中的重要一章。英伟达此前表示,主权AI的努力预计今年将为其带来将近100亿美元的收入,而去年这一数字为零。

  为此,2023年,黄仁勋的足迹遍布亚洲多个国家和地区,包括印度、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和越南,推动各国政府以及通常负责国家计算基础设施的电信和公用事业公司对AI的投资。

  这些努力已经取得了初步成果。例如,在新加坡,国家超级计算中心正在升级,采用了英伟达最新的AI芯片技术。同时,新加坡的国有电信公司也与英伟达合作,旨在扩大其在东南亚地区的数据中心网络。此外,法国和意大利的电信公司正在利用英伟达的芯片技术构建AI超级计算机,这些计算机将用于开发适应当地语言环境的大型语言模型。

  作为AI时代的弄潮儿,英伟达的每一个动作和步伐都吸引着市场的目光,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


产品图.jpg

赞 (0)
上一篇 2024年07月17日 19:21
下一篇 2024年07月17日 1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