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快讯
B站破圈、道阻且长:强敌环伺下的突围战争
紫金财经网
04-09 18:00| 查看: 2208
(本文首发于《紫金商业评论》,转载请注明来源) 曾经的“小破站”,现在已经成为资本市场的资深玩家。

B站破圈、道阻且长:强敌环伺下的突围战争


(本文首发于《紫金商业评论》,转载请注明来源)


曾经的“小破站”,现在已经成为资本市场的资深玩家。


B站回港二次上市,以每股808港元的发行价,募集了约198.7亿港元资金。所有人的焦点,都盯着B站的首日破发,当时间回溯到三年前,也许它是成功的。


三年前,赴美上市时市值仅为32亿美元的B站,短短几年时间,市值就涨了十倍。如今的B站,已经相当于1.8个爱奇艺,2.6个360,59个搜狐。


但在资本市场乘风破浪的B站,当前面临的问题依然不少。作为具有UGC(用户生产内容)、社交等特点的B站,破圈所带来的社区矛盾扩大,尚没有摆脱亏损的泥潭,商业化之路仍未成熟……


这一切的问题只能说明,上市不是灵丹妙药,该存在的问题依然存在,该逾越的山峰一座都不能落下。


强敌环伺,B站实际上被围追堵截


“十年之后,没有人会记得哔哩哔哩的股票在第一天是涨还是跌。”对于B站港股一上市就遭遇破发,其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睿这样说道。


时间退回到三年前,也是B站,也是一上市就破发,但最终,B站仍然创下了3年10倍的好成绩。这给了B站满满的信心,甚至在一些人看来,只要这样的B站才是独特的。


然而,对于在资本市场风生水起摸爬滚打了三年的B站来说,一个被刻意忽略的信息是,尽管美股涨了10倍市值,但上涨原因并不是由于其科技实力强劲或内生动力强,相反,其股价长时间在50~60美元左右徘徊。直到上市2年半后的2020年11月,B站回港二次上市的消息曝光后,其股价才一路上涨。


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在于,B站的自身造血能力存疑。从财报来看,2018年至2020年,B站实现营收分别是41.29亿元、67.78亿元、120亿。但与营收逐年增长相对应的,其亏损也在逐年扩大,三年净亏损分别5.65亿、13.04亿元、30.54亿元,累计亏损49.23亿元。


当前,盈利难题已经成为不少互联网企业的通病,B站也不例外。


拆解B站的业务结构不难发现,其主要盈利来自会员、游戏、广告与电商。


和其它互联网公司的模式都不同,尽管B站是一个视频网站,但其营收的主要来源却是游戏,其收入一度占到总收入的80%以上。尽管2020年游戏营收增速出现下滑,但仍占总营收的4成。


陈睿对此表示,游戏收入递减的原因在于广告、直播、会员等其他业务收入增长迅速。从长期来看,B站仍然是多元化的收入模型。


不过,B站的广告业务仅以信息流广告为主,不加贴片广告,因此,在其营收中仅占15%左右,这个比例甚至和营收贡献最少的电商业务不相上下。对市场人士来说,这相当于失去了广告这一核心收入。但如果B站像其他视频网站一样加了各种贴片广告,用户的反应则又相当激烈。


而在视频赛道,在陈睿看来,视频在未来几年仍是增量市场,不仅是用户量,包括数量、视频时长,都会有很大提升。这也是B站的新机遇,未来要持续丰富社区内容生态,为进一步增长打下更扎实的基础。


从行业角度看,视频行业及泛视频市场潜力十足,按照艾瑞咨询发布的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泛视频市场规模达到5829亿元,预计2025年将增长至1.8万亿元,复合年增长率达20.7%。


不过,在激烈的视频赛道中,前有优爱腾筹谋已久,后有抖音快手虎视眈眈。


对B站而言,虽然其与其他视频平台相比,具有足够的差异化与稀缺性,但竞争对手也没有闲着。


爱奇艺在2020年4月上线了“随刻”,集中播放时长平均在七八分钟至十几分钟的中短视频,包含PUGC(专业用户生成内容)内容,这被认为是对标YouTube;优酷在去年年中进行一次大改版,希望打造长短结合的内容平台与视频社区;去年年末,腾讯视频也将平台战略定义为综合性视频平台,宣布加强短视频和中视频投入。


短视频队列,抖音、快手也在强势出击。如何在强敌环伺的环境中保持竞争优势,无疑是B站面临的重要课题。


“破圈”的尴尬


值得注意的是,受益于去年一系列的“破圈”之举,在会员增长上,B站可谓一骑绝尘。


2020年底,B站宣布月活破2.02亿,比3年前美股上市时的7000万提高了2倍多。陈睿对此提出新的目标,2023年内B站MAU可达4亿。


对B站来说,长久以来,差异化是其鲜明的特征。以二次元为代表的B站,一直以来在ACGN领域持有较高的话语权。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二次元用户将突破四亿人,B站的核心用户群体,是二次元文化的主要消费群体。


而面向资本市场,B站则喜欢强调自己的PUGV(专业个人用户视频)的优势。B站目前有190万名活跃UP主,覆盖7000+圈层,社区内容的多样性不断壮大。


数据显示,其90%视频浏览量来自PUGV的数据,核心其实就是在向市场说明自己商业模式的独特性。


这也是资本青睐B站的原因之一:得年轻人者得天下。B站招股书中披露,其核心用户年龄为1985-2009年间的“Z+世代”。这些年轻人,不仅拥有更好的物质条件,更愿意为自己所热爱的内容付费,粘性也更高,因此被视为最具价值的流量群体。


而年轻人聚集最集中的B站,相比其他平台,优势明显。在B站,一些独特的社区文化长盛不衰:考试才能获得账号的规则,弹幕礼仪等“习俗”,往往能网罗具有极强的忠诚度和影响力的用户。这也是与其它网络平台不同的地方。


如今,B站返港上市,讲的故事依旧围绕着“内容+社区+用户”,只是将圈层扩大了。


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也恰恰是因为其“破圈”之路,B站的运营费用一直在上涨。财报显示,2020年B站的销售及推广费用投入为34.9亿元,同比大增191.24%,占营收的近三成,其中,Q4的销售及推广费就达到10.21亿元。


同时,为了“破圈”,B站在内容方面的投入也在逐渐增大。近年来,其不断在内容方面向外拓展,现在的B站已经不仅是动画、鬼畜、游戏、番剧的B站,也是音乐、时尚、舞蹈、娱乐、数码的B站。


2020年,B站更是加大了在知识、生活类短视频、纪录片、晚会、剧集等内容的布局上。比如,《说唱新世代》、《风犬少年的天空》等热播节目和剧集,吸引了大量二次元之外的新用户;其“浪潮三部曲”、跨年晚会,也让外界看到了其破圈的态度和能力。


但一个尴尬在于,进入大众视野的B站,社区氛围已经逐渐开始变化。一些老用户开始流失和沉默,“小破站变了”的声音不绝于耳。


随着大量用户涌入其中,新老用户之间的矛盾在所难免,以此造成的老用户出走,新用户无法获得良好的体验。不少B站UP主在内容创作上受到了新用户的裹挟,老用户感觉UP主内容质量下滑。然而,怎样改变这种情况,B站似乎并没有拿出足够有效的解决方法。


同时,人多造成的良莠不齐,也影响了B站的形象。今年2月,文化和旅游部在全国范围内部署开展网络文化市场集中执法检查时,B站赫然在被要求整改的企业名单中。


官方指出的问题显示,B站涉及内容违规的网络动漫产品及相关视频,建议妥善处理争议问题。同时,其网络直播平台存在传播低俗庸俗内容等问题。


事实上,自2020年以来,全国扫黄办举报中心共接到群众反映B站问题的线索逾五百条,按照转办线索,上海市相关部门对B站行政立案处罚6次,约谈10余次,还有部分案件正在办理过程中。


对B站来说,其扩圈壮大之路,仍然道阻且长。

相关阅读

推广
买比特币,买热门币种上BiKi